体育资讯

大众与体育越来越亲密

原标题:大众与体育越来越“亲密”

大众与体育越来越亲密

中国代表团出征奥运会展现中国体育风采。

今年6月,我和十几位大学同窗相约组成了一个“神行太保”徒步团,目标是在未来几年内,陆续穿越太行八陉。首站是南太行白陉,加上外围几位亲友,平均年龄50岁的队伍,每天在山沟里爬上爬下10多公里,连续穿越了8天。行程结束,每个人都为自己鼓掌喝彩,惊奇于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潜力。

中途聊天,大家回忆大学生活,体育自然是热门话题。我们的中学时代,体育老师的地位最低,体育课的基本内容就是跑步、单双杠、投掷手榴弹。我的中学母校只有一只小尺寸的儿童足球,偶尔踢上一次还要赶上体育老师心情好。课间10分钟,班里爱动的男生主要是踢毽子,还常常被班主任的一声咳嗽吓得一哄而散。这样一群人来到大学,一大半人不爱运动,一些男生到了大三才如梦方醒玩起了足球。那年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儿,3位朝鲜留学生加盟我们中文系足球队参加校联赛,认为系队受到不公平判罚未能夺冠,便组织了所有能上场的一年级同乡留学生,挑战刚刚夺得校冠军的计算机系足球队,以4比0大胜。这件事让全校所有踢足球的同学感到震惊。

当然,即使是不爱运动的同学们,绝大多数人还是关注体育的,尤其是奥运会、世界杯这样的重大赛事,必然是男生女生都会议论的话题。班里有个超级体育迷老于,基本上不参加体育课之外的任何运动,却对各种体育资讯了如指掌,有一回大家在宿舍里聊羽毛球,老于居然提供了“四大天王”赵剑华正在北京某某医院疗伤的消息,所有在场的同学都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老于的主要资讯来源是一台廉价的收音机,当时全校也没几台电视机,很难看到电视直播,1986年,中文系获校卫生先进单位得到一台电视机,系里把这台大彩电的管理权下放给了学生会,那年女排世锦赛期间,好几个系的同学都来观看比赛,每次都把中文系几十平方米的楼厅挤得水泄不通。

因为喜爱体育,我在毕业后的第五年,从一家中央部委调入《新体育》杂志,成为一名体育记者。体育记者算得上运动活跃群体,不过,大体上属于“近朱者赤”的类型,比如,跑足球的业余会踢上几脚,跑围棋的至少会来上两盘,一半是职业影响,一半是职业要求。有一次,我的一位摄影前辈给我看他在珠峰7000米以上的作品,让我十分敬佩。后来才明白,作为摄影记者,随队采访登山,你在6000米大本营蹲着,就是一位不合格的摄影记者。很多项目都有新闻记者联谊赛,交际的意义大于比赛本身,更因为交际的需要,大家便不免要投入精力去练一练技术。

我在一线当记者的那些年,编辑部经常收到大量的读者来信,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来信的年轻读者越来越多,女性读者越来越多。我在1998年策划了一套体育明星丛书,编写了孔令辉、常昊、李小双、熊倪、李金羽5位明星,2001年又策划出版了《孔令辉写真集》,这些书的读者女性居多,《孔令辉写真集》女性读者更是多达70%以上。那是一个大众化“偶像时代”,很多人为了把一张杂志夹页贴到墙上而去订阅全年的杂志,几乎90%的女性读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越位、什么是弧圈球。曾经有一位田姓读者,专门从辽宁赶到北京,强烈要求我带他参观了几场国家队的训练。我问他:“你自己平时参加什么体育运动?”他思考了半天,居然没有答案。

这种情况,似乎在北京奥运会前后突然发生了巨变。不知不觉地,突然发现周围的亲朋好友参加锻炼的人多了起来。我的一位河南朋友李晓栓,自己每天晨起跑步感觉不过瘾,就在2007年4月16日发了一个帖子“别睡懒觉了,起来跑步吧,我叫你”,这个帖子在跑友圈突然得到了响应,越来越多的跑友用电话提醒方式发动身边人晨跑,大家为这个松散组织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“黎明脚步”。目前,分布在全国各地的“黎明脚步”成员已达20余万人。民间跑步是近10年发展最迅猛的运动,据首都媒体跑步团发起人汪涌介绍,目前全国各类跑团数量已经过万,仅仅是最新的一次全国十佳跑团评选活动,报名数量就超过了5000家。2003年,我参加了某市首届马拉松采访,几位中央媒体记者受到格外关照,组委会临时安排了一辆公园用的电瓶车,在央视转播车和队首之间转来转去。如今,这种幼稚的组织行为再也不会发生了,省会级城市的马拉松赛事都发展到20多个了,人们的组织经验也越来越专业了。

除了跑步,很多其他项目的运动也在民间悄悄升温。2009年,一本自行车专业杂志寻求合作,送来了若干样刊,我发现他们每期的末尾几页都刊登了民间自行车俱乐部名录,大体算了一下,全国这样自发组织的俱乐部也应该有数千家了。前不久,一位浙江的朋友美滋滋地向我展示他的某滑翔伞赛事冠军证书,我对这个小众项目了解不多,朋友介绍说,一句话,玩得人越来越多。以前你认为的小众,现在都成了时尚,比如帆船、赛艇、海钓、风筝、攀冰等等。这或许印证了我在一次座谈会上的观点,大众与体育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,越来越“亲密”,人们的观者角色已经开始转变为参与者,偶像情感为项目情感替代,大众化“偶像时代”已经结束。你赛你的,我练我的,明星的归明星,自己的归自己。所有的喝彩,不论你我,只为精彩。

7月下旬,我们“神行太保”徒步团再次出发,完成了太行飞狐陉的穿越。一群年过半百的人“聊发少年狂”,也是有所积累的,团里有几位是老户外,有几位是近几年喜欢在城市徒步的,但总的来说是受到了这个时代的影响,身边爱运动的人越来越多,你不参加一两项运动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(责编:宋心蕊、赵光霞)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